×

[PR]こ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更新がないため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ホームページを更新後24時間以内に表示されなくなります。

 

Am I In A Committed Relationship Now!? 难道我已经该结婚了吗!?

这个是我与女朋友认识的故事。约两个月前,我第一次与她邂逅。当时她在离我公司不远的地方新开的餐厅里打工。我和朋友刚好路过门口,正在考虑的时候,坐在前台的她微笑着对我们说「欢迎光临!」。平时我们都不会理会店员引诱顾客,但是那天我们却不知不觉地决定了在那个餐厅吃饭。
「没有一个客人啊・・・。」看着空落落的店里我嘟囔。因为当天上午我们工作太忙,进到餐厅的时候已经下午两点多了,人少不足为奇。虽然如此,在繁华的大街上的餐厅里,中午时间没有一个顾客还是不行吧?我跟朋友这样闲聊的时候,原来坐在前台的她过来接受我们点菜了。

 

「你好,要什么呢?」随便点了几道菜后,喜欢开玩笑的我们开始逗她了。「你们的店怎么会没有一个客人来吃饭呢?难道你们的菜不是人吃的?难道,你们马上就要倒闭了?」无礼不敬的家伙,怎么能对陌生人这样讲话呢?而且生意好不好与服务员的工作没有直接关系。一般来说,在中国餐厅像我们这样恶心的客人只会遭受服务员的讨厌或苦笑。反而我们却喜欢在这个时候看服务员的表情,以它为中午休息的乐趣。意外的是,她的表现却与其他服务员不一样。
「对啊~!我在这里上班才两周呢!如果现在被炒鱿鱼,我该怎么办啊!?」言罢她哈哈大笑地回到厨房去了。她的那种开朗的态度完全让我们发愣住了。反倒是我们,却像被调戏的服务员一样,无言苦笑地啜饮杯中的水。

 

不久,我们点的菜都上齐了。在我们安安静静地吃饭的时候,应该也是其他服务员休息的时间,他们都出来开始吃饭。她刚好坐在我右斜对面的桌子吃饭。在我呆呆地望着她的那张纯朴的脸时,不经意间我们视线碰在了一起。接着她微笑着向我点头,我也向她打了招呼。此时,不知不觉间我有了一种很不可思议的感受。回想起来,也许那时我已经开始对她有意思了。

 

吃完饭后,我去结账,碰巧她来了。看着她算账,我对她说「你们平时忙吗?」她一边忙着打计算机一边说「没有啊~,尤其是这时间的话,只有你们两个。给你找钱。」接着她找的钱,我再向她微笑「是吗?要是将来实在不行的话,来我们公司上班吧?」「哈哈,好主意!」说完后,她还要把作为最后两位的客人的我们送到门口。在回公司的路上,我朋友开玩笑地说「你干什么呀,喝多了啊?怪叔叔!?真丢人!」看着他傻笑「他妈的,给我闭嘴!」我只能这样回答。但同时想着,「糟糕,也许他说的有道理・・・。」就这样一边跟他闲聊,一边思考着。

 

 从那一天起,我变得常去她的餐厅光顾了。最少每周3,4次去吃午餐。尤其是在下午没有其他客人在的时候。这好像是一个跟跟踪狂一样的行为,现在回想起来,连我自己也觉得有一点不像话。但当时的我却一点都不介意。我只是想念她,一心想听她的声音。
 意外的是,连这么拙劣的方法也能传达我的心意,不知从什么时候開始,我们开始互相聊天,用手机联系,周末约出来一起见面。
 
某个星期天的早上,起床后看到她的短信。短信上她说「今晚我妈妈从老家过来看我。我跟她说了你的事后,她说想跟你见面。你今晚有空吗?」这简直就是晴天霹雳啊!昨天跟她见面的时候她一句话也没说到她妈妈要来北京,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要跟她妈妈见面呢!?按道理来讲,关于这一件事情,我应该是第一个知道的。怎么会在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我却是最后才知道的呢?看来,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很多事情已经发生了。这已经不是讽刺,而是悲哀。突然间这件大事发生在我身上,我就变得很惊慌,而且差一点晕倒。我只能用一直颤抖的手来,给她回信了。

 

「好突然哦。你妈妈什么时候到呢?」我拼命地假装没事,给她回了信。「她5点半的飞机到这儿。再过差不多两个小时就会到我妹妹的家吧。」「靠!谁问你这个了啊!?」已经陷入惊慌状态的我忘记了那是自己刚才问的问题,一个人在房间里大叫起来。也许她感觉到我的诉苦,回信地说「哎呀,没关系啦,Kenneth。我只跟妈妈说我带朋友过去。而且只是个晚餐而已。你不用太担心了。要是影响你工作的话,不过来也没关系的。」

 

「朋友?」拜托~!国际上在这种情况下已经被默认「男朋友」了,好不好?是不是她想考验我?有这个可能。但无论你跟多少个女友交往,无论你多么有经验,因为每个女生的交往技巧和想法都不一样,你永远都不会完全了解她们。有人会说「因此,谈恋爱有趣。」但当时的我没有功夫想那个。突然想起 ,前几天在报纸上看到世界著名的物理学家Stephen William Hawking谈论关于女性的新闻。在上面他讲到「女生是一种不可思议的生物。」当时我没有什么印象,但现在他的痛苦我从心里能够理解。

 

当时,我们交往才两周左右。因此,我们关系并不是那种「男女朋友」,而只是周末一起出去玩的「好朋友」。我本来想用充足的时间来,慢慢地了解她,所以这一件事情真的让我头痛了。再说,时机也不太理想。刚好那时候是在中国最受重视的春节,对他们来说当天与家人一起过年十分有意义。在春节前你去某个交通机关看眼,就能理解中国人多么重视全家团聚的机会。在那么重要的节日中,她想把我介绍给她妈妈。我伤脑筋到头脑快要爆炸也不难理解吧。

 

「好吧。那么我下班后坐地铁过去吧。」最后我这么回答。我还有别的选择吗?虽然我也觉得现在跟她母亲见面有一点早,但我不想让她们觉得我对她不够认真。再说,在日本的话跟父母见面是所谓的美好的收场的开幕,但在中国的话,像她说的那样也许只是个晚餐。(当然结果不是。)抱着一线希望,怀有一丝不安,我只能等待晚上的到来。

 

自从我公司坐地铁一个小时左右就能到她妹妹的家。跟她约好在地铁站旁边的肯德基见面,下地铁后我赶紧跑到那边去。走到肯德基的时候,看到坐在窗边的她微笑着向我招手。我刚刚进门时,突然间觉得仿佛 the Colonel Sanders微笑着跟我说「小伙子,加油吧。」似的。「你还管我什么事・・・!」我差一点盯着它要打一拳,但我女友看着我一直不进来,觉得很尴尬。因此,我饶它一条狗命,直接进去了。

 

「对不起,让你久等了。」「啊啊,没关系。」当我正受一对幸福的男女的对话的时候,她开口了。「我妹正在來这里的途中,她要來接我们。我妈妈她们都很期待着等你来啊!」「她们?」這無法置之不理的话让我很焦虑,她卻高高兴兴地微笑著。我刻不容缓地问「对了,今天大概多少个人过来呢?」她很开心的回答「我妈妈他们两个人坐飞机来。还有其他三个人坐火车来。所以起码有7,8个人吧?」「这种话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我愕然失色,在心中呼喊道。

 

不久, 她的妹妹和妹夫进了肯德基。「姐姐,好久不见了!你最近过得怎样?」她们互相打招呼后,她妹妹回头看着我说「你好,Kenneth先生!我姐姐跟我们说过你。大家都很期待着等你过来啊!!」跟她妹妹灿烂的笑容相反,我的心情反而越来越郁闷。你们到底说什么啊?本来以为我只要坐在边上,自斟自饮慢慢喝酒就可以了。但好像今天的晚宴的主要目的是在大家的面前把我作为她的正式对象,介绍给她父母。最少她妹妹说的意思大概就这样。「可恶,我上你的当了・・・。」看着她们很开心的笑脸和the Colonel Sanders的很邪恶的冷笑,我只能往她妹妹家走。

 

到她妹妹家时, 她们非常热烈地欢迎了我。她的亲戚在忙着做菜,我和她的母亲在旁边见面。她母亲像是抱着最后的希望一样握着我的手说「以后就拜托你了啊・・・!」「啊啊,阿姨,其实我······。」在我正要试着拒绝的时候,母亲她就马上转身开始跟自己女儿说话。众周所知,在中国各地都有方言,各方言像外语一样与普通话完全不同,我完全听不懂她们到底在说什么。虽然我听不懂,但估计母亲在说自己女儿终于找到对象,她很高兴。看着她们不顾我的焦虑,开心地聊天,我突然觉得我心情与在被宰杀的家畜相同。就是说,虽然知道主人在旁边开心地准备晚餐,紧紧被绑上的羊羔也在拼命抵抗自己宿命,但只能看着一把刀捅在胸口。人类真是很残忍的生物啊!

 

过了一会儿,坐火车过来的其他亲戚也都到了,我的情况越来越糟糕。我的女朋友把我介绍给他们的时候,就像在做菜前仔细观察在菜板上的一条鱼一样,他们一直盯着我看。「算了吧。剩下的事情就听天由命吧!」已经死心的我不管他们要我喝什么烈酒,都喝下去了。「Kenneth,你真行啊!来来来!再来一杯。这一杯你一定要跟我干!」虽然我已经完全不记得他们的长相(非常抱歉啊!)这样,我一直跟他们痛快地喝酒下去。出于意料的是,我和他们交谈十分融洽,很自然的就变得非常亲密了。

 

回想起来,我女朋友的两妹丈夫坐在我旁边。因为我们的年龄相近,所以聊了很多话题。坐在我左边的他虽然没喝酒,但像一个喝醉的老头一样不停地讲话。在那时候我已经处在自暴自弃的状态中,而且是个真正的喝醉的老头,完全不记得他所说的内容(抱歉啊。)但在我印象当中,他对日本文化很有兴趣,因为他的工作关系,他已经去过日本好几趟。由于一直跟他讲话,与我预料相反,我被宿命的漩涡吞没下去。

 

已经大吃大喝,快要晕倒,但看周围大家跟我差不多一样醉,所以我们一起开始收拾房间。在厨房洗碗的时候,其中一个人开始说话 “对了,你跟姐姐现在是什么样的关系呢?” 我的机会来了!终于在这个混沌里有个懂事的人!我兴高采烈地跟他解释。但我刚要开口的时候,那个对日本入迷的男孩插嘴说道“Kenneth哥哥跟姐姐已经发誓永远相爱了!”听完后,开始有亲戚说“啊啊!原来如此!那么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呢!?” 他妈的,你这个臭日本入迷,竟敢把好不容易得到的一线希望给破坏了!本来我以为你是个好人,但从现在开始,你是我不共戴天的仇敌!“哎呀,别那么着急啦。我们并没有想得那么远。而且我们刚刚认识不久、、、。”我尽量补充故事,但他反而很爽快地回答说“不用那么担心啊。过几天到春节的时候,再来一吃饭,你就变成个我们家人哦!”

 

听完这一句的瞬间,我就醒过来了。现在跟他们完全沟通不了。如同陷进地狱的漩涡,越抵抗越严重,最后不可避免的宿命压在我身上。终于明白想让这里的人理解我们完全是徒劳的,虽然时间还很早,我提醒我女朋友我们应该早点离开,要不然赶不上地铁。

 

我并不相信她接受我找的理由,但尽早离开的这点看来她也同意了。我们想法得到天衣无缝,虽然她的亲戚们阻止我们早点回家的,我们还是决定了离开。走到外面的时候,我们俩都感到很尴尬。因为当天发生的事情都超出我们的意料和控制,不知道从哪里开始解决。

 

闷闷的沉默后,她开始说话了“哎,真吓死人啦” “对啊。”这样回答后,在心里想“可恶,谁说今晚只单纯的吃个晚餐啊・・・。”冷静下来再想想,很容易理解绝不可能只是个晚餐会。虽然现代的想法与过去的完全不同,但在任何国家里,跟对方父母见面还是有很大的意义。尤其是春节的时候。连这么简单的常识都不知道,我到底在中国住了多久呢?在寒空中一边等出租车,一边追问自己 好几遍。由于得不到任何答案,我心里越来越焦虑。即使如此,仍然感到我手里的她的手比平时更加暖和了。

 

“所以我不是说了不仅仅是吃个饭而已啊” 我趁正握她温暖的手,稍微刁难她。她有点吃惊,回头看我说“我也没有想到啊!我说真的!不过跟我妈妈她们谈的时候,我想要不要认真考虑和你在一起,这样也许也不错。所以如果将来我们不能在一起也我绝不怪你,但是我希望你努力。”看着依靠在我身上的她的眼睛说“当然吧”,我轻轻地吻她。我并不知道,她微微颤抖的嘴唇是因为空气的寒冷,还是对我们将来的不安。但在这个时候我只能拥抱她。

 

到底我想做什么?看着睡在我旁边的她,我开始想。只因为我不想伤害她,才跟她父母见面。但其实我并没有考虑到要跟她结婚。也许别人觉得我是个挺不负责任的人,但依我角度来说,她父母却是刚好像完全没有给我任何解释,而要我付出巨额的投资一样没有责任感。他们并不关心我们的未来。当然我女朋友就不同。最少我想相信我们本来先要花足够的时间至少我相信我们是要花足够的时间互相了解。这个是一件讽刺的事情,但身为当事者的我们反而没有认真考虑过结婚的事。如此微妙的我们的关系当然很脆弱,就被周围的大风吹坏了。

 

这件事影响了到我们的关系,我们最后分手了。我考虑过是否还能做普通朋友,但又觉得不应该再有所留恋,所以还是决定分手。现在我们已经完全没有联系了。我以前看过的书上讲到,一般男人特别担心女人会不会提结婚的事。所以一开始,女人最好不要让对方知道自己的想法。其实我赞同那一本书上所提到的观点,但我伤害了她的纯真的感情也是事实。我还不能确定我当时的行为是否是正确的,这是我唯一感到很遗憾的事情。

Am I In A Committed Relationship Now!?Others

生命
访问世界各个国家,现在住在中国北京的Kenneth用日语,英文以及中文来介绍自己散文。
Madness
访问世界各个国家,现在住在中国北京的Kenneth用日语,英文以及中文来介绍自己散文。
What we should do
访问世界各个国家,现在住在中国北京的Kenneth用日语,英文以及中文来介绍自己散文。
Information and Decision
访问世界各个国家,现在住在中国北京的Kenneth用日语,英文以及中文来介绍自己散文。
Master and Education
访问世界各个国家,现在住在中国北京的Kenneth用日语,英文以及中文来介绍自己散文。
Parents and Friends
访问世界各个国家,现在住在中国北京的Kenneth用日语,英文以及中文来介绍自己散文。
The water
访问世界各个国家,现在住在中国北京的Kenneth用日语,英文以及中文来介绍自己散文。

日文 英文